乐观的悲观主义者。

两年前的八月我第一次看伪装者,不可自拔,深陷其中。
至今不渝。

两年前的某天我偶然得到这张明信片,从此它变成了书桌上的风景,从未改变。

  小王生日,赶上了。
  这半年对小王的感情产生了很多变化,有过冷淡,有过回温,现在正在慢慢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
  但我实在是很怀念以前的他。
  就当我在ky,他似乎变了,但是在能看到画面里,总有一个瞬间,他可以回到从前。
  我说过我不喜欢说永远的承诺,但是我愿意给小王,给爹爹,给楼诚。
  他们一直是我的永远。
  祝小王万事胜意,平安顺遂。

【杜川】这个杀手不太冷,还挺热乎「2」

狗私o避雷,各种设定都是瞎掰的

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

2.


范川收好了枪,走进一间面馆。


人是铁饭是钢,神仙也要吃饭。当然不吃也行,只是范川一个初来乍到的见习死神,还没有适应冥界辟谷修仙的作息,但他能说服自己的胃,说服不了自己的舌头。


付账的时候范川东翻西找一通,钱找着了,简历不见了。


3.


其实范川也曾经是个无神论者。


直到他成为死神。


不过居然不是正式的,还是见习的那种。


说起来,死神也不是谁都能当的,第一看命,第二……有可能看脸。


范川也说不清楚自己这命好还是不好,活着的时候开着面馆,日子安逸;死了吧,本来还在排着队准备投胎,谁知道...

【杜川】这个杀手不太冷,还挺热乎

0.


杜见锋一直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。


直到昨天,他碰见一个神仙。


1.


神仙穿着一皮夹克,寸头,手上抱一本子,裤兜里插俩枪,贼帅。


他杜见锋是什么人呐,退役雇佣bing,现在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儿,简单点说就是杀手,特别简单粗暴的那种。


不过还好,还是个有良心的杀手,是个正义的杀手,专门除暴安良的那种。


就这么个人,什么名场面没见过?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行当,见着一人,说自己是神仙,他能信吗?


昨天他刚把人撂倒,探了鼻息,确定没气儿了,转身要走,身后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。


这简直惊悚啊,也许是昨天喝了点,产生幻觉也说不定,但他立刻就否决这个想法...

【蔺靖】踏莎行

未修重发,不知道敏感词过没过

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

1.

天色灰蒙蒙的。

山间绕着云雾,烟波缥缈,看不清山峰的棱角。

有飞鸟掠过,隐进了云里。

萧景琰抬头望一眼天,便继续走。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,即使是闭上眼,也不会走错。他只是担心天气,有山雨欲来的征兆。

他的故友埋葬在这里。

帝里重清明,人心自愁思。

林殊的身份没有恢复,他葬在梅岭,连个像样的碑碣也没有,但是赤焰男儿,天地为墓,若要祭他,何处青山不是归处?

萧景琰自然是明白的。

登基那日,他就把挚友的名字,挚友的风骨,带到新的北境军队去了。

长林,长林军。

那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总在他眼前闪来闪去,和他叨梅长苏长,梅长苏...

好久没来
发一个repo
2019还能有他们的陪伴真的太好了

书桌上又充实了一点哈哈哈
感谢每一位太太
@法式小笼包 照片真的超级美(❁´◡`❁)
@潇洒的小份大盘鸡拌面君 封面可温柔啦

原来我这么可爱吗
生活有趣,最近一直在小号更日常

【多CP】往后余生「平淡」

本章荣方
1.
  荣石这几天腰疼。
  发软发酸发涩的那种,坐着疼站着疼连躺着也疼,荣石这就纳闷了,他和孟韦那事,明明……明明很正常啊!正常又规律,犯不着透支吧……
  荣石越想越奇怪,他直到看见孟韦行动如常,毫无异样,就有了点惆怅。年岁的差距不用人提,自然就在身体上摆着,孟韦年轻,犯不上腰疼的毛病,倒是再几年后,自己已经成了老病身……荣石恍一拍自个儿脑门,这都想哪跟哪去了。
  去医院检查荣石不是没想过,要是没什么事儿,他就怕孟韦瞎操心;除了这个,他还有点怕,怕万一真查出什么不得了的毛病来,自己倒没什么,就更不好和孟韦交代了……
  由此,荣...

【谭陈】危险关系「大纲」

你们没有看错!这就是混更!就是混更!
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

「你是我的rainbowboy」

谭宗明,二十八岁,在破产边缘徘徊,商业对手骗局,秘书失联,司机跑路,下大暴雨,没雨伞,浑身上下淋得湿透,只能寒碜地在便利店屋檐下躲雨

陈亦度,十八岁,美院学生,个性洒脱,瘦,下大雨出门买泡面,红T沙滩裤,画完油画忘记洗手,满手彩虹

热情的度度问老谭要不要伞

老谭难堪,但老谭不说

嘟嘟扔下雨伞飞一般跑回美院

因为美院就在便利店对面啊

老谭拿着伞在暴雨中踽踽独行

把那双带着彩虹染了油彩的手记了很多年

太特么好看了

「大叔你谁」

谭总,掌握魔都经济命脉的男人

度总,时尚界叱咤风...

爱国,不再是爱国者的秘密
报国,也会是一生的信仰

© 初二廿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